搜尋觀點文化

北歐櫥窗官方網站

Follow us

設計,是對世界展現的一種核心思想

作者:Jack

Photo credit:Essey

一位丹麥友人,多年前開著他的 SUV 愛駒載我遊覽。我們走在著名的丹麥 152 公路上,這條由哥本哈根一路向北的濱海公路,是丹麥著名的美景大道。一路向北,左邊都是高級住宅,右邊則不時有美麗的海灘,讓人想停下車衝下去游泳。

他很自豪地說:「這條濱海大道有著無與倫比的景色,唯一的缺點是在海的對面,我們會看到瑞典。」

我說:「Well,那對於對岸的瑞典人不是也一樣的狀況嗎?」

他馬上不假思索地接著說:「不不不,他們看到的景色比我們好(They have a better view)!」

這個笑話很北歐,反應了北歐人愛彼此調侃的習性。我跟瑞典人講這個笑話時,大概有 50 的機率對方會笑不出來,但丹麥人聽了基本上 100 都笑到地上,挪威人聽了也會會心一笑,表示理解。

這個笑話並不是單線無厘頭,要轉點彎,是一個”轉移觀點”的笑話。講這個笑話的,正是今天介紹的主角:Essey 公司創辦人 John Bauer。

John 是建築師背景(難怪會講出 Better view 這樣的話),他進入設計商品的成名作是這款叫做 Bin Bin 的垃圾筒
現代建築學當中一句大家都耳熟能詳的話:Form follows function,談到形體不應該隨意設計,美感應該建構於功能之上。John 顯然也深思過這個題目,但他特別鍾情於物的本質而非功能。因為功能有時也無法跳脫主觀(例如 i Phone 的功能到底是上網、聽音樂還是表示自己夠潮?),所以 John 認為應該回到物的大自然物理本質,因此成立的品牌叫做 Essey,並開啟了一個設計界的創新觀點:Symbolic Functionalism。

Bin Bin 皺皺字紙簍

John 覺得設計已經有點走火入魔,很多時候物品並無法讓人看出是做什麼用的。大自然有其道理,如何用設計讓人很自然地與物品連結,成為 Essey 的品牌核心與堅持,並強調 Form expresses function。就是紙團的樣子,讓人一看就想丟垃圾進去。這就是 Form expresses function 的魅力所在。

同樣地,蒼蠅拍一看就知道是蒼蠅拍,魔幻巾桌就是桌子加上桌布。在連結自然形體的同時,因為是工業設計,必然會產生材料與量產的難度,例如 Bin Bin 垃圾桶的生產難度就極高,魔幻巾桌為了讓壓克力產生角度與質感,必須要手工打磨。這樣的結果,有與雕塑類似的魅力,用人造去表現自然,產品一定會與眾不同。

為了達到一個簡單的理念,要耗費具大的精神讓產品產出,這就是設計的美麗之處,也是價值的所在。John曾經在陪孩子玩吹泡泡時,發現肥皂泡彼此之間是 120 度的角度結合,因而花了幾年時間用 120 度概念來發展給皂器,但至今還沒有克服材料與量產問題。
i Phone 帶來了對全民的一場設計教育,消費者透過 Apple 產品,逐漸了解什麼是設計,以及為何設計能創造價值,然而在生活用品的領域,我們對於花瓶應該是什麼樣子、水杯應該怎麼設計、茶壺應該怎麼樣跟人互動、抱枕要怎麼創新等,著墨深度還不夠。而北歐設計師在生活用品結合當代設計思考上,已經有了百年的歷史,這也是北歐櫥窗之所以取名北歐的原因,在這點上,世界上無其他地區能出其右。日本、義大利、法國、德國,都無法把生活用品跟大自然關係結合到渾然天成,這個部分要歸功於北歐純樸自然的環境與人格。

Wipy II 皺皺面紙盒

對北歐吹噓了一陣,還是回到 Essey 最新作品:皺皺面紙盒
這個產品我從北京奧運時就聽到 John 在開發,到現在終於做出來了。一樣是 Symbolic Functionalism,將皺紙概念延伸到面紙,我相信這個產品將會為已經許久沒有創新概念的面紙盒,帶來全新的刺激。

如果你是一名設計師,被要求做出一款能被人類工業設計博物館收藏的面紙盒,難度完全不下於設計一部汽車。有啟發、劃時代的概念才是最核心的,雖然 Essey 連老闆公司不到 5 個人,但我想在公元 3000 年時,學生在讀人類工業設計史時,John Bauer 很可能會被帶上一筆。有夢最美,他找到一個演繹他創造給設計界的概念,人生之樂,莫過於此。

這就是我熱愛設計的原因,還有更過癮的,那就是,買一個回去吧。

更了解 Essey 的設計品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