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觀點文化

北歐櫥窗官方網站

Follow us

解放坐姿!擁抱般的舒適感《鵜鶘椅》

作者 : Stella Tsai
Photo From:北歐櫥窗

說起丹麥設計,就不能不提到 Finn Juhl。作為設計之父,除了《酋長椅》外,另一超越時代之作,莫過於《鵜鶘椅》。想更了解這張突破功能性,增添藝術性的單椅?現在就聽我娓娓道來吧。

作為丹麥工匠魂的代表人物,Finn Juhl 的大名與設計至今依舊是設計迷津津樂道的對象,而他設計中獨特的有機線條與藝術元素,也是讓他能在眾北歐家具設計師中脫穎而出的重要原因。

左-Pelican Chair「鵜鶘椅」(釦/橡木/#123#190) 右-(無釦/胡桃木/#155#180)

除了眾所皆知的《酋長椅》(Chieftain Chair)),其實 Finn Juhl 早在 1940 年就曾以一張《鵜鶘椅》(Pelican Chair,引起當時設計圈的討論,這張在當年過度「現代」的單椅,不僅展現 Finn Juhl 設計中重要的藝術性,更在 70 多年後的現在,向大家證實他不受時間與空間限制的獨特眼光。究竟《鵜鶘椅》有什麼動人獨特之處?讓我們娓娓道來!

1. 解放坐姿的極度舒適設計

Pelican Chair「鵜鶘椅」(釦/橡木/#123#190)

1940 年代現代風格剛萌芽,但丹麥仍受德國功能主義影響深遠,而《鵜鶘椅》正是一張無論造型與風格都異於此時期所謂「正常椅子」的作品。

椅背向左右兩側延伸出如鳥翼的巨大扶手,宛如鵜鶘展開的翅膀;椅身則格外低矮與傾斜,呈現厚實的流線姿態,如鵜鶘起飛時肌肉擴張的樣貌,坐下去又彷彿陷入椅身被完整包覆。四腳則以粗短厚重的木製椅腳,穩重又堅固的支撐人體重量,有如擁抱般舒適,又如雕塑般優美。

Pelican Chair「鵜鶘椅」(釦/橡木/#123#190)

突破當時強調「簡潔設計和使用純粹幾何圖形」的格局,深受「Free Art」藝術風潮的影響,Finn Juhl 提倡有機形態的設計概念,也開啟了以雕刻形式打造仿生效果的作品。

如此強調「乘坐舒適」而非極簡、實用功能的設計,不僅將人們從固定的坐姿中解放,更間接解放了功能主義的設計堅持,以藝術化的方式,走向自由的現代主義風格。

2. 笨重海象 or 輕盈鵜鶘?

想當然爾,如此超乎常態的藝術型態設計在推出之際,便備受丹麥設計圈嘲弄,甚至諷刺其慵懶厚實的外貌根本是「疲憊的海象」,而非輕盈的鵜鶘,也不似當時流行的幾何線條般簡練俐落。

曾受多位藝術家、雕刻家,如 Henry Moore、Barbara Hepworth、Jean Arp 等啟發的 Finn Juhl,始終堅持設計不應只有功能性,而該帶有濃厚的藝術性。而《鵜鶘椅》從椅身到椅背一體成形的有機線條與優美的弧度,正是受抽象雕塑所啟發的前衛作品;與其說是設計椅,不如說是家中一座可坐可躺的藝術品。

說起現在由 One Collection 所生產的《鵜鶘椅》,其中也富含一段曲折故事。《鵜鶘椅》手稿早已在 70 年前遺失,能讓這件作品重現在設計迷眼前的原因,就是日本單椅蒐藏家織田憲嗣將其蒐藏的《鵜鶘椅》讓生產商 One Collection 拆解,進而復刻成功。

3. 承先啟後的現代風格

Pelican Chair「鵜鶘椅」(釦/橡木/#123#190)

隨著時間拉長,儘管《鵜鶘椅》起初並不受當時丹麥設計圈所喜歡,卻在大西洋的彼端大受追求自由的美國市場歡迎,至今也依舊現代感十足。如此超越時空限制的設計,讓《鵜鶘椅》成為丹麥 1940-60 年代間,自功能主義走向現代風格的重要代表作,Finn Juhl 也成為開啟丹麥現代風的設計師先驅。

2015 年《鵜鶘椅》邁入 75 週年。One Collection 將 20 世紀丹麥藝術家 Asger Jorn 的畫作《Macbeth》來打造藝術復刻版。當時,據說 Finn Juhl 曾收藏 Asger Jorn 的畫作,而 Asger Jorn 也曾邀請 Finn Juhl 為他設計巨大天幕。

Pelican Chair「鵜鶘椅」(無釦/胡桃木/#95)

如今,《鵜鶘椅》已為美國紐約現代美術館 MoMA 永久收藏,也是 Finn Juhl 的代表性設計之一,在世界設計史中扮演了重要的篇章。下一次有機會遇上《鵜鶘椅》,不妨可以坐進去看看,用最舒服的姿勢讓自己深陷椅身,感受一下 Finn Juhl 試圖用設計帶給人們的奢華擁抱體驗吧!

 

 One Collection 【9/1~10/28 One Collection 部分品項現貨優惠中】  

FINN JUHL 丹麥設計之父經典家具展,同步展覽中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