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觀點文化

北歐櫥窗官方網站

Follow us

為丹麥設計之父 Finn Juhl 說故事的傳頌者

Photo credit:©HOUSE OF FINN JUHL

2001年,Onecollection 在 Finn Juhl 遺孀的積極推動之下,成為全世界唯一授權並生產販售 Finn Juhl 經典家具系列的品牌,至今已有 40 多款 Finn Juhl 的經典傑作和收藏,所製造的產品均秉持著尊重原創、傳承原始設計精神,並嚴格把關每一個細節。

對於 Onecollection 來說,進入 Finn Juhl 的設計世界就像踏上了一段快樂的旅程,在形狀、美學和獨特設計細節等方面不斷探索出新的驚喜。如今 Finn Juhl 系列作品更以 「House of Finn Juhl」為品牌商標,並獨自擁有品牌網站和標誌,專注於使 Finn Juhl 的經典作品重現並與藏家們一同分享。


 

文章出處:MOT/TIMES 編輯部 2014.10.27

採訪撰文:張素莉

說到 Arne Jacobsen、Finn Juhl、Hans Wegner、Borge Mogensen 這 4 位丹麥設計巨匠,Finn Juhl 要屬第一位將丹麥設計帶進美國市場、並躍上國際舞台的重要關鍵推手。但少數設計迷可能不曉得,Finn Juhl 早期的創作可是飽受人們的訕笑與抨擊。

丹麥設計之父 Finn Juhl 志在成為一名藝術家,但他的父親卻極力反對他走上窮困潦倒的藝術家之路,因此 Finn Juhl 折衷選擇研讀建築系,並試著遊走於產品、家具、室內與建築等不同設計領域,為自己不受理解的藝術才華尋找釋放的出口。

丹麥設計之父 Finn Juhl 志在成為一名藝術家,但他的父親卻極力反對他走上窮困潦倒的藝術家之路,因此 Finn Juhl 折衷選擇研讀建築系,並試著遊走於產品、家具、室內與建築等不同設計領域,為自己不受理解的藝術才華尋找釋放的出口。

「Finn Juhl 走得太前面了,在當時人們還無法理解他的設計,也因此 Finn Juhl 的創作之路可說走得相當孤獨。」丹麥家具品牌 Onecollection 的共同創辦人 Ivan Hansen 這麼說。

想知道最震撼的 Finn Juhl 小故事嗎?MOT/TIMES 這次專訪了 Onecollection 共同創辦人 Ivan Hansen。

Onecollection 共同創辦人 Ivan Hansen

Onecollection 共同創辦人 Ivan Hansen

訪談中,共同創辦人 Ivan Hansen 不厭其談地翻出文件資料講述 Finn Juhl 設計作品與生平的小故事,讓MOT/TIMES編輯聽得津津有味,大嘆Ivan真是位說故事高手。(Photo credit:MOT/TIMES)

訪談中,共同創辦人 Ivan Hansen 不厭其談地翻出文件資料講述 Finn Juhl 設計作品與生平的小故事,讓 MOT/TIMES 編輯聽得津津有味,大嘆 Ivan 真是位說故事高手。(Photo credit:MOT/TIMES)

Q:Finn Juhl 身為丹麥四大設計巨匠之一,他的設計跟其他 3 位巨匠(Arne Jacobsen、Hans Wegner、Borge Mogensen)有什麼不同的特色?

A:跟其他 3 位設計師相比,Finn Juhl 的家具作品簡直大相逕庭。因為其他 3 位設計師的作品都受到丹麥現代家具之父 Kaare Klint 的影響,例如 Borge Mogensen 的設計便有著「為大眾製作家具」的主張,並認為好家具除了具有實用功能,更要能被大量製造。

然而 Finn Juhl 獨樹一格的設計性格,卻源自於他跨家具、建築、空間設計等多元的設計背景。例如 Finn Juhl 曾為北歐航空公司 SAS 打造座艙設計,他甚至也幫美國奇異(GE)設計冰箱。如此跨領域的設計經驗,也造就 Finn Juhl 不同於其他 3 位設計大師的設計風格。

Finn Juhl 憑著紐約聯合國大樓的室內設計案一舉成名、並躍升為知名建築師。但 Finn Juhl 並不局限自己的藝術天分,舉凡家具、燈具、室內建築設計等多元領域都可見 Finn Juhl 的設計才華。(Photo credit:Salto & Sigsgaard)

Finn Juhl 憑著紐約聯合國大樓的室內設計案一舉成名、並躍升為知名建築師。但 Finn Juhl 並不局限自己的藝術天分,舉凡家具、燈具、室內建築設計等多元領域都可見 Finn Juhl 的設計才華。(Photo credit:Salto & Sigsgaard)

Q:能舉例說明 Finn Juhl 的設計特色嗎?

A:Finn Juhl 一生中最棒、最經典的設計都發生在 1940 年代,例如 1940 年的《鵜鶘椅》(Pelican Chair)、1945 年的《45 號椅》(45 Chair), 以及 1949 年的《酋長椅》(Chieftain Chair)等等。你可以發現 Finn Juhl 在乎的是設計的藝術性、創造性與自由型態(Free form),而他自己也深受藝術的啟發。

Finn Juhl 受雕刻家強˙阿爾普與艾力克˙托梅森作品的影響,於 1940 年創作這張好似雕塑作品的《Pelican Chair》鵜鶘椅,其造型宛如鵜鶘降落於湖面的優雅姿態,是 Finn Juhl 的代表作之一。(Photo credit:Onecollection)

Finn Juhl 受雕刻家強˙阿爾普與艾力克˙托梅森作品的影響,於 1940 年創作這張好似雕塑作品的《Pelican Chair》鵜鶘椅,其造型宛如鵜鶘降落於湖面的優雅姿態,是 Finn Juhl 的代表作之一。(Photo credit:Onecollection)

例如 Finn Juhl 的第一件設計作品《鵜鶘椅》(下右圖),因為其自由型態的造型在當時過於前衛而被人們取笑,連當時的家具製造商 PP Mobler 跟 Carl Hansen 都覺得 Finn Juhl 的設計很醜,甚至媒體的評價也相當毒舌。

跟 Hans Wegner 的《Y Chair》(下左圖)相較,《Y Chair》當時能如此受人們歡迎,除了具有實用功能之外,還有著工業製造的設計考量,並以大量生產的方式降低成本。但 Finn Juhl 卻專注在全然不同的設計概念,也因此造就其作品中的藝術性格。但 Finn Juhl 這樣的設計沒什麼不對,只是他的創作表現不同於 Hans Wegner 罷了。總歸一句,Finn Juhl 從不是為了大眾設計椅子。

Hans Wegner 的設計可依作品型態分為細木作型(Joinery type)與工業生產型(Industrual type)兩種,左圖的《Y Chair》屬於後者並可大量生產。反觀右圖 Finn Juhl 的《Pelican Chair》因有著自由型態的藝術造型,而難以達到工業生產的數量。

Hans Wegner 的設計可依作品型態分為細木作型(Joinery type)與工業生產型(Industrual type)兩種,左圖的《Y Chair》屬於後者並可大量生產。反觀右圖 Finn Juhl 的《Pelican Chair》因有著自由型態的藝術造型,而難以達到工業生產的數量。

Q:雖然《Pelican Chair》一開始的評價沒有很好,但如今人們卻非常喜歡這張椅子,是什麼讓人們對這張椅子改觀了?

A:我想是我們花了 5 年時間面對市場考驗,讓人們逐漸了解這張椅子原來是個好設計。你仔細瞧《鵜鶘椅》並非只是造型有趣的設計,其中仍有著嚴密的結構考量,讓人們在坐入椅子時能得到良好的支撐。畢竟對 Finn Juhl 來說,設計一張無法坐的舒適的椅子是毫無意義的,美其名只能稱為一件藝術品,並無法真正成為一張好椅子。

或許 15 年前 Finn Juhl 走得太前面了,以至於他的創作之路走得相當孤獨。在丹麥四大設計巨匠中,Finn Juhl 雖然跟 Arne Jacobsen 有不錯交情,但他跟 Hans Wegner 與 Borge Mogensen 的關係可就沒那麼好了。

除了《鵜鶘椅》之外,《45 號椅》也是 Finn Juhl 作品中,廣為人知的代表作之一。Finn Juhl 首次在此椅款將舒適的墊裝座板,與框架構件分離開來,其扶手處的優雅造型宛如雕塑作品。(Photo credit:Onecollection)

除了《鵜鶘椅》之外,《45 號椅》也是 Finn Juhl 作品中,廣為人知的代表作之一。Finn Juhl 首次在此椅款將舒適的墊裝座板,與框架構件分離開來,其扶手處的優雅造型宛如雕塑作品。(Photo credit:Onecollection)

Q:為何 Finn Juhl 跟 Hans Wegner 的關係沒那麼好?

A:他們是完全不同個性的人啊!Hans Wegner 是個除了努力工作、還是努力工作的人,他對抽菸喝酒相當節制、也很少放聲大笑;然而 Finn Juhl 卻是感性、菸抽得兇、又愛喝雪莉酒的個性。有趣的是,我們曾在哥本哈根的展覽辦過一個「Finn Juhl 之夜」,現場提供雪莉酒讓大家瘋狂暢飲,好讓人們感受「Finn Juhl 上身」的體驗。

(設計對白)Finn Juhl:「Hans 老弟,人生除了工作還有其他生活樂趣啊!」Hans Wegner:「那 Finn 哥也別總是抽菸酗酒,身體也要顧啊!」

(設計對白)Finn Juhl:「Hans 老弟,人生除了工作還有其他生活樂趣啊!」Hans Wegner:「那 Finn 哥也別總是抽菸酗酒,身體也要顧啊!」

Q:Finn Juhl 這樣的藝術家性格,頗有其設計中強調「自由型態」的特色嘛!但我們也發現 Finn Juhl 的一些椅款似乎有著獨特的三角結構,能談談這樣的設計嗎?

A:沒錯!例如《45 號椅》、《酋長椅》都有這樣的三角結構設計。Finn Juhl 花了很多時間研究椅座底部的結構,並以獨特的三角結構設計椅座橫擋,這樣的結構不但具有裝飾效果,還更加強了支撐與耐用度。當然,Finn Juhl 也在乎椅子的有機外型(Organic shape),因此他絕不會濫用過多的三角結構只為了製造一張穩固的椅子,這對 Finn Juhl 來說並非是理想設計。

Finn Juhl 的多款設計椅底座,橫擋設計普遍有著上圖的三角結構,以強化椅子的穩固性與耐用度。(Photo credit:MOT/TIMES)

Finn Juhl 的多款設計椅底座,橫擋設計普遍有著上圖的三角結構,以強化椅子的穩固性與耐用度。(Photo credit:MOT/TIMES)

《酋長椅》是 Finn Juhl 發表《45 號椅》之後的又一力作。Finn Juhl 曾坦承,他有一次在羅浮宮看見一張埃及椅,並對其三角結構深深著迷,因此偷用了這樣的三角結構設計於椅側及座檔。(Photo credit:Onecollection)

《酋長椅》是 Finn Juhl 發表《45 號椅》之後的又一力作。Finn Juhl 曾坦承,他有一次在羅浮宮看見一張埃及椅,並對其三角結構深深著迷,因此偷用了這樣的三角結構設計於椅側及座檔。(Photo credit:Onecollection)

Q:既然 Finn Juhl 的椅子有著「自由型態」與「有機造型」兩大特色,這樣的特色在製造上會面臨哪些困難?

A:Finn Juhl 的椅子相當難製造,因為他本身並非木匠出身,所以一直以來他完全以手繪稿設計、並親自製造,所以生產數量非常少。但由於 Finn Juhl 沒有留下生產製造的相關文件或手稿,至以於 Finn Juhl 死後,無人能繼續製造他的設計。為此我們必須收集許多歷史資料,甚至不惜向收藏者商借椅子,以完整復刻 Finn Juhl 的經典設計。目前為止,Onecollection 約有 30 位木工師傅負責生產 Finn Juhl 的設計家具。

基本上,我們絕不會更動 Finn Juhl 的原始設計,但我們會在設計的內部結構,花很大的功夫生產出比以往更穩固的支撐效果。這些困難是外部造型所看不出來的,以《44 號椅》(下圖)來說,因為每個製作步驟都需費時 3 至 4 週才能進入下一個製作程序,所以需花費約 6 至 8 個月才能完成一張椅子,相當費時。

Q:您剛剛提到 Finn Juhl 都是以手繪稿設計家具,那麼你們如何從上千張的設計手稿中,選出下個年度要生產的設計作品?

A: 一般來說,我會和 Onecollection 另一位創辦人 Henrik Sorensen 一起決定。好比說,我們之前想生產一張新桌子來搭配《鵜鶘椅》,我們曾在歷史資料(下圖左)發現《鵜鶘椅》曾搭配一張《鵜鶘桌》(Pelican Table),但卻怎樣都找不到桌子的手稿,也無法製造。但幾年後,市場上出現許多跟《鵜鶘桌》很像的桌子,於是一種感覺油然而生,告訴我一定要將這張桌子製造出來,因此便在今年量產了《鵜鶘桌》。


Q:這麼憑感覺行事?!你們應該有市場策略吧?

A:我們當然有所謂的商業模式,但對我們來說,製造一張設計椅真的相當困難,因為我們不願意妥協、並走向大量生產與販售的模式,所以我們靠著工藝精神,以慢工出細活的方式生產椅子,假若我們靠大量生產賺大錢,我想犧牲的會是 Finn Juhl 設計中的純粹性(Integrity)。

好比說,我們擁有 Finn Juhl 上千張的設計手稿,我們大可在明年生產出 25 件 Finn Juhl 的不同設計,但這絕對不是個好策略。我們希望透過緩慢的生產方式,逐漸調整客群,也針對家具市場試水溫,或許有人會說「市場決定產量」,但對我們來說「再等一下」或許不失為一個好策略,能夠讓我們在市場與客群之間取得平衡。

一般來說,家具製造商的生產模式可能是先決定要製造什麼椅子,在尋找合適的設計案,但對 Onecollection 來說,應該先從有趣的人、事、物開啟合作機會,再決定要量產哪件 Finn Juhl 的設計。共同創辦人 Ivan(左)說:「我們不僅有認真的商業考量,合作前的互動火花與有趣小故事,也是讓我們很有『感覺』的合作關鍵。」

一般來說,家具製造商的生產模式可能是先決定要製造什麼椅子,在尋找合適的設計案,但對 Onecollection 來說,應該先從有趣的人、事、物開啟合作機會,再決定要量產哪件 Finn Juhl 的設計。共同創辦人 Ivan(左)說:「我們不僅有認真的商業考量,合作前的互動火花與有趣小故事,也是讓我們很有『感覺』的合作關鍵。」

Q:依照你們如此「感覺」行事的作風,想必當初 Onecollection 取得 Finn Juhl 獨家製造權的過程也很有趣吧?

A:這也是個非常有趣的故事。1988 年,Finn Juhl 的遺孀 Hanne Wilhelm Hansen 委託我們重新生產 Finn Juhl 的《Model 57》(下圖右)沙發。由於當時 Hanne 對另一家美國貝克家具公司(Baker Furniture)不甚滿意,加上她對我們的復刻成品相當滿意,因此她取消與貝克公司的合約,並於 2001 年,將獨家製造權轉交給我們。我想,我們在互動間應該也產生了甚麼火花吧!

上圖右邊的《Model 57》沙發,是促成 Finn Juhl 遺孀 Hanne Wilhelm Hansen 與 Onecollection 一拍即合的關鍵作品。不過眼尖的設計迷有沒有發現,左邊可是 Hans Wegner 的《旗索椅》(Flag Halyard Chair)啊!可見 Finn Juhl 與 Hans Wegner 兩人微妙的互動關係,在死後仍不時透過精湛的作品四處爭鋒呢!(Photo credit:Onecollection)

上圖右邊的《Model 57》沙發,是促成 Finn Juhl 遺孀 Hanne Wilhelm Hansen 與 Onecollection 一拍即合的關鍵作品。不過眼尖的設計迷有沒有發現,左邊可是 Hans Wegner 的《旗索椅》(Flag Halyard Chair)啊!可見 Finn Juhl 與 Hans Wegner 兩人微妙的互動關係,在死後仍不時透過精湛的作品四處爭鋒呢!(Photo credit:Onecollection)

 

 

• 一探丹麥設計之父 Finn Juhl 的作品(點此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