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觀點文化

北歐櫥窗官方網站

Follow us

斯德哥爾摩的老城區

讓顏色回到顏色:瑞典人的性別顏色觀

作者:David

Photo credit:David

很多事情是不是應該「理所當然」,有時候我們在當下是霧裡看花。在瑞典已經定居七年多了,在來到瑞典之前,我知道粉紅色不應該只是給小女孩的專利;而藍色或黃色也不應該是男孩專屬,但或多或少都還是被刻板印象綁架,無法真正地做到「顏色的真平等」。

斯德哥爾摩的老城區

斯德哥爾摩的老城區

前公司坐我隔壁的好同事是個型男,每天我們打哈哈聊天喝咖啡吃午餐(當然也是會認真工作的)這樣當了同事兩年。幾年前愛迪達的Stan Smith鞋正紅之時,他買了一雙桃紅配色的,穿起來很有型,他很自豪地說,這是女友幫他選的,我覺得看起來很潮。

夏日時,位於斯德哥爾摩東區的林蔭大道上是一片綠油油令人心怡的景況。

夏日時,位於斯德哥爾摩東區的林蔭大道上是一片綠油油令人心怡的景況。

他當了爸爸,兒子的衣服顏色有藍有紅有黃和粉紅,他和女友決定要用無性別差異的方式撫養他。有次女友帶了孩子來公司探班,胖嘟嘟白嫩嫩的小嬰兒穿著柔和粉紅色的連身裝,上面有幾個桃紅色的小蝴蝶結,讓人看了都會眼睛冒粉紅泡泡。我好奇地問,為什麼要讓兒子穿有粉紅桃紅蝴蝶結的衣服,同事女友俏皮地說,『我覺得粉紅色超勇猛的。』

所謂的藍上加藍,正是這樣的景象。其實相機無法捕捉瑞典夏季時那種透心的藍。

所謂的藍上加藍,正是這樣的景象。其實相機無法捕捉瑞典夏季時那種透心的藍。

我同事是個圖像設計師,他女友是個攝影師,兩個人對於顏色或許都有比一般人更敏銳的見解,也更不想落入俗套。我和他工作兩年,學到了很多關於顏色的運用和協調。當我在發想一些公關活動的圖像時,他都會提醒我不要讓刻板印象主導了溝通方式。我的一些想法,經過了他的巧手後,原本不敢用的顏色都變得和諧又恰到好處。

在斯德哥爾摩皇后島宮的黃金秋日景象。

在斯德哥爾摩皇后島宮的黃金秋日景象。

或許當我們拿掉了有色眼鏡後,顏色就真的只是顏色了。瑞典在這方面可說是不遺餘力,努力地想要摘掉大家的有色眼鏡。我自己在短短地七年內就有不少領悟,也跟著成長許多。

秋季尾聲樹葉已落光,在難得一見的暖陽下,呈現了衝突又和諧的景象。

秋季尾聲樹葉已落光,在難得一見的暖陽下,呈現了衝突又和諧的景象。

大約在六年前,有一篇新聞鬧得不小。瑞典最大的連鎖超市在他們的當期型錄裡,放了藍色與粉紅色的兒童腳踏車,然後在藍色的腳踏車上標注「Perfect for boys」。這個事情引起了許多家長的反彈,當然還有媒體的報導與評論,使得超市不得不出面澄清並承認不妥。我當時雖然不是完全理解事情的嚴重性,但也至少敬佩許多家長在性別平權上替自己孩子發聲。

日落時分,在湖與天的交際,人們享受著在夜晚黑暗到臨前最後的暖色。

日落時分,在湖與天的交際,人們享受著在夜晚黑暗到臨前最後的暖色。

幾年前隨著換公司,我也換了健身房(鼓勵運動是瑞典的企業文化之一,許多公司都與各大健身房結盟,並提供員工優惠價),第一天去運動的時候,健身房給了一份入會禮,有水瓶和大浴巾。櫃檯的型男健身教練很順手地拿了一個黑色水壺與桃紅色浴巾給我。我拿了後想一想,問說能不能換條白色的浴巾。『怎麼了嗎?』他不解地問,我回說『我覺得桃紅色對我來說有點尷尬』,他爽朗地笑了笑然後說:『我就是用桃紅色的啊,我覺得沒什麼問題。』當然最後我還是拿到了白色的浴巾,卻讓我一邊跑步三十分鐘一邊在想,對呀桃紅色到底哪裡有問題?我的顏色觀,被性別刻板印象綁架了。

達拉木馬是瑞典工藝的象徵,通常是紅色,源自於瑞典的達拉納省。圖攝於冬日的達拉納省

達拉木馬是瑞典工藝的象徵,通常是紅色,源自於瑞典的達拉納省。圖攝於冬日的達拉納省

很多時候我在解釋瑞典與臺灣乃至於華人社會的異同之處,通常都很怕會落入一種俗套,讓人誤以為我在闡述「國外的月亮比較圓」。瑞典有許多需要被改善的地方,但也有許多我們值得借鏡參考之處。在性別平權上,我還是認為瑞典是走得比較成功的國家之一,不是在於他們多做了什麼;而是在於他們讓原本該是什麼的性質就是什麼。

冬日時,雖寸步難行,但一片的白倒也是讓整體環境加亮許多。

冬日時,雖寸步難行,但一片的白倒也是讓整體環境加亮許多。

讓顏色不被性別綁架,讓顏色回到它們原本的初衷。讓這個世界多一點顏色,讓我們有更豐富地顏色選擇。

Let Colours Be Colours.